页面载入中...

非遗中国:江南丝竹

  属于武侠小说的,似乎只偷看过两部,《七剑十三侠》和《荒江女侠》,内容如何,现在都记不得了。还有就是兼有武侠小说性质的公案小说,如《施公案》《彭公案》《七侠五义》等。对《七侠五义》的印象比较深刻,尤其是锦毛鼠白玉堂这个人物。这个人物虽然缺点很多(或许正是这个缘故,他的形象就特别生动),却不失为悲剧英雄(他的收场,是陷入铜网阵,被乱箭射成刺猬一般)。还有,《水浒传》是当然看过的,《水浒传》虽然是“官逼民反”的农民起义小说,把它作为武侠小说是不适当的,但其中一个个的英雄豪侠故事,如“林冲雪夜歼仇”“武松打虎”“李逵与众好汉劫法场”“鲁智深三拳打死镇关西”等,都具有武侠小说的色彩。

  平江不肖生(向恺然)的《江湖奇侠传》是踏入中学之后才看的,这部小说,我觉得开头两本写得较好,写的大体是正常武功,戏剧性也较浓;后来就越写越糟,神怪气味也越来越重了(我并不排斥神怪,但写神怪也是需要技巧的,不能胡闹),写到笑道人与哭道人斗法之时,已迹近胡闹,我几乎看不下去了。不过,我对书中写的“张汶祥刺马”那段故事,倒是甚为欣赏。这段故事,武功的描写极少,但对于官场的黑暗和人性丑恶却有相当深刻的描写。

  真正写话剧应该到了1997年,当时王树增在广州军区话剧团当编剧,他联合我给空军话剧团写一个剧本《霸王别姬》,这是个老题材,老得已经不能再老了,《霸王别姬》京剧什么剧都有了,多少种了,我们还得写。我们在一块侃来侃去,最后写了一个《钢琴协奏曲霸王别姬》,这里面我设置了两组人物:一组是吕后、虞姬、项羽,另一组人物是钢琴教师,一个音乐指挥,锅炉工。我把这两组人物,一个现代,一个古代,对照着来写,虽然这两组人物相隔数千年,但是人类情感很多方面是共通的,是一致的,历朝历代青年男女们都是在为这种感情,在爱情的问题上纠结、苦恼,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。后来他们在排演的时候把当代部分这一组人物摘出来了,在舞台上表现很难,这两块怎么也捏不到一块去,然后就变成纯粹的古代故事。后来另外一部分的故事变成了《锅炉工的妻子》。

  北青艺评:在您刚刚出版的剧本集里,《锅炉工的妻子》是首次发表吧?我看这次出版的两本剧本集里还收录电影和电视剧剧本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非遗中国:江南丝竹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