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环球时报:中俄联手在联合国挡下了美国

  七十岁的麦克尤恩未显老态,谈吐举止温文尔雅,可能由于他小说过于光怪陆离,当怀着各种揣测去看向现实中的麦克尤恩时,倒觉得他过分友好和平静。但是在聊天时,言谈中还是透露出他幽默有趣的一面。

  从《赎罪》《水泥花园》《在切瑟尔海滩上》《最初的爱情,最后的仪式》到近年来的《追日》《坚果壳》......创作力依然旺盛的伊恩·麦克尤恩,某种层面上几乎定义了读者们对英国当代文学的全新认识。

  麦克尤恩谈在自己的工作状态是每天九点就坐在桌前,需要喝咖啡,然后非常努力的先不看报纸,“但是一般都会失败”。“我喜欢一边有一个记事小本,一边是电脑屏幕,我可以来回用。如果我手上有一个手机,我会很难集中精神工作。我夫人用一个软件叫自由飞人,这个软件可以让我们好几个小时不能上网,只能集中精神工作,我写小说写到好的时候写到畅快的时候很难停止,我是逼着自己如果写的好就一直写下去,因为我知道顺畅的一段是会完的,所以如果写的很顺我就逼着自己不能停。”麦克尤恩说。

  但理智,很快又把这种感觉压了下去。

  文章本身倒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不过是对复利达丰投资控股公司,以及复利集团过去一些年所走过的路、所留下的印迹,做了下回溯,充其量,算是旁观者透过他们紧闭大门的缝隙,朝里面瞄了几眼,看到了公司庞大的身影,触及了些皮毛,嗅得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,但对公司的核心业务和商业机密,并没有摸到。

  其实,只要稍加用心,找到复利达丰这些年在资本市场上跑马圈地的蛛丝马迹并不难。任鸿飞虽然用了很多障眼法,但不可能不留下一点儿痕迹。

  文章真正的要害是,把物华天宝带了出来。任鸿飞不能不有所顾忌。

admin
环球时报:中俄联手在联合国挡下了美国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